·新闻热线:0577-68881655 ·通讯QQ群:214665498 ·投稿邮箱:cnxwzx@126.com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鸿运国际娱乐网  ->  文艺副刊  ->  创作  -> 正文创作

一苇的思想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5日 来源:

  《诗经·卫风·河广》曰:谁谓河广?一苇杭之。谁说河面宽广,我看一根芦苇就可以渡到对岸去。

  《三国志·吴书·贺邵传》曰:长江之限,不可久恃,苟我不守,一苇可航也。长江有何难,用一捆芦苇作成一只小船就可以通行过去。

  一根也好,一捆也罢,有什么关系呢?它们都是芦苇。每个人不都是芦苇?法国思想家帕斯卡尔怎么说的:“人是一支有思想的芦苇。”

  忽然想起唐代才子司空曙的《江村即事》——“钓罢归来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纵然一夜风吹去,只在芦花浅水边。”原来古人在芦苇丛中竟也如此浪漫,意趣盎然。今人呢?也不例外。

  家乡多水域,随处可见密密匝匝的芦苇丛。浅水之中,河滩之上,沼泽地里,芦苇苍茫成片,随风摇曳,质朴无华。

  春来,它们就满眼青萃,绿意盎然,繁茂丛生。拨开苇丛走进去,后面的芦苇复又合拢,旋即将人淹没其中。夏至,芦苇地就成了捉迷藏的好地方。玩累了,用细长的苇节和苇叶做成清脆的苇笛,悠扬的笛声放飞着童年的梦想。秋到,挺秀的芦苇开出大团大团白色的苇絮,肆意飞翔。芦花,秋冬里的妙龄舞者,是防寒的好材料。在布鞋里填上一些碎芦花,双脚伸进去很快就热乎乎的。冬天的时候,老人、小孩,男男女女穿着别致又好看的鞋,暖脚、暖心。

  芦苇不高大,不名贵,不能做栋梁之材,却在故乡人的生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用一句时髦的话:苇尽其用。你看吧,苇叶可以包粽子,芦花可以做布鞋,芦根可以入药,更有农艺人心灵手巧,为笠、为篓、为席子;织箔盖房,捕鱼工具,深入百姓,让我们的生活更加美好,这也许才是芦苇生命的真谛吧!

  据说芦根是一种退烧药,孩时没少喝芦根汤水,芦根与黄鳝煲汤,滋阴益气,补虚壮骨。清代吴鞠通的《温病条辨》里亦记载:芦根鲜汁配麦冬汁、梨汁、荸荠汁、藕汁而成“五汁饮”。

  芦苇纤弱吗?不,它又极具倔强的性格——风过处,它懂得低头,但风是压不垮它的,风只会让它暂时摇摆,风过后,它兀自挺立,因为它的根是深扎在泥土里的,绝不会折服而迷失自我。它不与树木争宠,不与花草斗艳,在风霜雨雪中彰显生命之美。

  几日前,有好友在朋友圈晒出了一组照片:六七枝芦花,孪生姐妹般,齐刷刷地挤在玻璃瓶里,白中带黄的花穗弯腰垂坠着,悠然飘逸。不过,我总觉得芦苇少了灵性与野趣,思想不见了——即使拍得再美,也跟少年时的切身体验无法媲比。

  我从乡村走来,像芦苇一节一节生长着,世事沧桑,我从芦苇身上感触到难得的精神和意志,冥冥之中,觉得自己就像家乡的一根芦苇,不妖不蔓,风雨如磐;淳朴自然,随遇而安。

  从小到大,虽然远离家乡很多年,但我还时常思着想着芦苇,也爱听林萍唱的“丹顶鹤”,好像歌名叫《一个真实的故事》——“走过那条小河,你可曾听说过,有一位女孩曾经来过。走过那片芦苇坡,你可曾听说,有一位女孩,留下一首歌……”

  我们都是飘过世间的人,像芦苇飘在水间。但只要有根,总会有梦可依,有心可归。

  曾听过一个故事,感触颇深。有一天,一位路人要去一个叫“西下塘”的地方,但他迷了路,所幸遇到一位少年。少年跟他说,我外婆家就在那里,你一直往东走就到了。虽然路人按照少年指示的方向走去,但他心中始终存有疑惑,明明路名有西,为何东去?纠结之时,又遇一位老者,老者指点说,自己虽然没去过那地方,但想想也应该明白,既是“西下”,一定比西边还要西边。路人想,毕竟老人是见过世面的,小小少年岂能比之?遂掉转身来,径直朝西走去。

  我想,这个故事的结局不必深究了。只是,如果那位喜欢坐在水边芦苇旁思考的法国哲学家帕斯卡尔听到这个故事时,会不会觉得匪夷所思呢?

  人是脆弱的,好比一根芦苇;同时人又是强大的——人之为人,最闪亮之处在于思考。故此,写下诗句以自勉:

  岁月可将我们雕刻

  生活可将我们搓圆揉扁

  但只要像芦苇一样

  牢牢守住自己的根……(易木)

Copyright2005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