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8881655 ·通讯QQ群:214665498 ·投稿邮箱:cnxwzx@126.com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鸿运国际娱乐网  ->  文艺副刊  ->  创作  -> 正文创作

挑矾古道的两种叙述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4日 来源:鸿运国际娱乐网

  一条被明矾“注册’的古道,注定是一页非同寻常的历史轨迹。

  六个世纪前,当勤劳勇敢智慧的矾山人,在古老荒芜的山脊上,用洪荒之力提炼出冰清玉洁,璀璨夺目的明矾时,便宣告了世界明矾工业奇迹的诞生。从此,一块块如水晶般珍贵的石头,遂开始演绎出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

  明矾的横空出世固然令人欢欣鼓舞。但是,要走出大山,就要找到一个历史的契合点。这是矾都腾飞的必经之路。然而,面对周遭莽莽群山,自身地理位置又天生短板,远离水路。如果没有一个出口的路径,就意味着一只金凤凰将被囚禁在笼子里,失去生命的活力,无法实现生命的价值。这将会是明矾登上历史舞台最大的桎梏。看起来,似乎难于上青天!

  谁会料到,四十里外一个名曰藻溪的山水相间的小盆地,居然是一个上天安排的明矾的生命驿站。藻溪人更惊讶,一种看似有点普通的矿石,居然能给他们带来发展的机遇,带来丰盈的福祉,居然能丰富一条溪的功能。如此的山水默契,应是天造地设的生命组合。矾山与藻溪两个直接以山水称谓的风水宝地,似乎蕴含着某种血缘关系的生命玄机。仿佛老天爷谱写的最玄妙的一曲“高山流水”。这便是矾山与藻溪生命联姻的“乐”。

  从崇山飞壑横榛断莽里诞生的一条古道,注定了期间的辛酸与艰苦。“挑”与“道”两个字似乎诠释了其中的“苦”与“乐”。矾山距藻溪有四十里路程,之间隔着莽莽群山,可以说是山高路险,山势陡峭,狼嚎出没。清朝诗人谢青扬曾诗咏:“崇峦拨山高,峻岭入烟细,清晓起问程,篮舆度空际……”可见,要在如此恶劣的环境里,开凿出一条充满生命活力的道路,得凝聚多少古人过人的智慧。仿佛是改变明矾命运的“哥巴赫猜想”。这便是“道”中的一种“苦”。

  未曾料到,因明矾应运而生的古道,深深影响了我的家族。外婆家在古道的另一头,借用余光中先生乡愁的诗意,就是:我在这头,外婆在那头。但是,对于稚嫩无邪的童年来说,这样的时空眺望只有快乐的向往。至于乡愁,那是大人们口袋里的一件古玩意儿。小时候,每年正月都要去外婆家拜年,好像是妈妈定下的规矩,也好像是那时的一种乡俗。不管怎样,反正到了这个时间节点,一颗心总会怦然心动,不由自主地飞向岭头的一处熟悉和温馨的山里人家。那是外婆的一地山水流淌的牧野。这便是向往古道的“乐”。

  从藻溪出发,先是沿着一条在两岸青山间潺湲流淌的溪流,徒步到藻溪水库。然后,搭乘一叶桨橹欸乃的扁舟,悠然在碧波荡漾的水面上,四周群山葱郁,湖光潋滟,山林沉寂,仿佛游弋在世外桃源的一处人间仙境里,惹人遐想、陶醉。如此水路,如此意境,就像镶嵌在古道上的一颗明珠。这一段水路是我小时候行走古道最快乐的时光。应是古道当中最完美的山水交融。或许,这就是上天安排的最温暖的生命组合。只可惜,水库建成是后于挑矾时期。我猜想,如果挑夫们当初有这么一段摄人心魄的水路,帮他们卸下些许肩上的负重,放松一下他们孤寂的心灵,享受一下“轻舟已过万重山”的舒畅,一定是古道里头最温馨的“乐”。

  其实,真正意义上的古道是从水库底端的,一座乾隆年间建造的名曰“硐桥”的地方肇始的。穿过端庄秀丽的拱形小桥,漫长陡峭,蜿蜒绵延的石阶山道便长蛇似的,往“天空”无限延伸。起步即意味着嵯峨迢迢十八湾的行程的沉重。这时,可以说是对每个人身心意志的一种威慑和考验。虽然攀行在如此幽径险峻的山道上,索然无味又劳筋费力。但是,逶迤的山岗和清澈的溪涧组成的独特的高山景致,会把路途中一切的无聊与疲惫,抛掷到九霄云外。偶尔经过山里人家的小店铺,还可以“享受”到零食的“奖励”。所以,古道在我的髫年时光里并不是一条充满艰辛与坎坷的路途。

  与它摩挲多了,自然而然就会把古道里的原始古朴的韵味,默默地镌刻在生命的血液里。这种人生经历,不仅是童年生活的一种“财富”,而且也提炼成了人生中一段色彩纯粹的履历。于我,这便是行走古道上一种简约的“乐”。

  《说文解字》:“挑,挠也。从手,兆声。一曰:摷也。《国语》曰:却至挑天”。当动词用的时候,就是“担,挑。挑矾即用一根扁担挑起两笸箩明矾,扛在肩上,运达目的地,纯粹是人力支撑的一项体力差使。在古代,”挑担”这种形式广泛运用于农业生产和日常生活当中,是重要的一种人力运输方式。要把矾山的明矾运出崇山峻岭,挑担是不二的选择。后来,“挑矾”逐渐成了那时的一个专用名词。而且永远沉淀在矾都的一页历史里,成为明矾的“另类”符号。

  挑矾古道对挑夫们来说,无疑是一条“天路“。他们借用一根约十厘米宽,一米多长的扁担,辅助一根楮脚,凭着自身体魄,挑着沉重的“石头”,披星戴月,翻山越岭在一条巉岩林立,荆棘密布,几近荒无人烟的嶙峋的山峦崎岖小道上,全靠一己之力。之间要克服体力上的透支和心灵上的寂寞。且还要面临无法预测的路途风险。最后,才能把一百斤左右的明矾,挑达藻溪埠头。这是何等的艰辛之旅啊!世间有千百种苦力体力活。在我的眼里,挑矾是最消磨体力和意志的一种生命“跋涉”。脑海里每每浮现父亲亲身经历的描述,我都会对古道增添一层新的思绪和惆怅。一个“挑”字溅起的何止是苦役、酸楚、无奈这样的愁绪。这无疑是古道衍生出的一种艰辛的“苦”。

  长大以后,从父亲颇显碍口的带着点苦涩的叙述里,我方知晓,古道赋予了我家族另一层面的含义。囿于生存之虞,我大伯和我父亲年轻时都曾经在古道上艰难劬劳过。我想,如果不是为了纾困生活,谁会让自己的孩子去触及那样一条让人望而生畏,谈”挑“色变的古道呐!我无法破解,如此的经历留给我父亲心灵更多的是苦涩,还是一种特殊的生活记忆。我总在想象,刚成年身体羸弱的父亲,到底是靠什么样的意志支撑着,胆敢去挑战如此的硬活。要知道,躯体上承担着一百多斤重的明矾,去征服一条山高水长,道路迢递,枯燥乏味,身心俱疲的古道,于我父亲是何等的沉重与负累,是何等的”惨不忍睹“。我似乎都能嗅到父亲描述言语里的疼痛和无奈。想象总会制造出伤感。每当这样的”切肤之痛的记忆“来袭,古道给我的印象总是破碎的,破碎的那么撕心裂肺,完全淹没了儿时天真无邪的古道情怀。这便是古道带给我家庭梦魇般的一种不堪回忆的”苦“。

  然而,从某种角度上说,挑矾古道又是一条实实在在的“黄金“之道。自它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担负着走向世界的重任,就开始改变着矾山区域的社会和生活形态,改变着矾山,乃至中国和世界的明矾文化。特别是彻底改变了藻溪的政治和经济地缘格局。让藻溪镇的经济发展盛极一时,诞生了许多明矾经济奇迹。这对藻溪人来说,应该是墙内开花墙外香。明矾带给藻溪人的福祉,似乎是上苍最无私的馈赠。特别是清末民国时期,臻至鼎盛。因此,可以说:没有古道就没有明矾的腾达与辉煌,也就没有藻溪经济发展的蜕变。从这个意义上讲,古道的酸甜苦辣,古道的风雨岁月,绝对是历史选择的”乐“。

  闻名遐迩的古道已经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然而,它始终是矾山明矾工业发展历史里最具张力的灵魂走向。藻溪人血液里最灵性的诗和远方。(章小强)

Copyright2005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